推荐: | 点这里察看备用访问地址 | 记得记下我们的地址发布页,以免找不到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美少妇的哀羞 第五十三章 更多>>
 

    美少妇的哀羞 第五十三章

    时间:2018-01-14 浑浑厄厄的上了半天班,欣恬根本没心思在公事上,因为除了身上这套白衬衫、窄裙和丝袜外,里面根本没穿内衣裤,可恼的钢丝衣像恶魔般刺激着敏感的乳蒂和肉豆,还将她身体傲人的女性特徵夸张的雕捆出来,被锢紧根部的两粒肥乳简直快把胸前衣衫撑暴,不得已只好鬆开第二颗钮扣,只是这么一来胸口又显得过于暴露,深紧的乳沟好像故意在勾引男人,不只如此,那两颗同样被钢丝圈住的艳红乳头,一直都维持着兴奋站立状态,明显的凸在绷满的薄衫上,所以她一直紧靠着桌边坐,连站起来拿东西都不敢。
      但一直坐着也不能解决问题,钢线深深压入娇嫩的肉缝里,阴蒂被夹在两道细丝间,害得那双修长的腿一直不舒服的变换姿势、还好办公室的座位是隔板挡住的半独立空间,否则这桌下的美腿春光可能会让许多男同事无心上班。
      (好难过……讨厌的东西……弄得人家那里好麻……又好酸……腿都快没力了……)欣恬压抑着急促的喘息,纤手偷偷伸到桌下、沿着大腿壁钻进裙底。
      (都……都湿了……)摸到里头才惊觉丝袜的胯部早已湿透、就像刚尿过一样,虽然没人知道,但自己还是羞恨懊恼不已,没想到自己身体这么不争气。其实她不知道不只裤袜湿掉而已,若她站起身转头看自己的臀部,会发现连窄裙也湿了一块。
      「Clare,你没事吧?脸色很差……」一名不识相的男同事刚好经过她座位前,看到平常清丽亮眼的欣恬,今天却是脸色憔悴、双眸凄濛濛的,髮丝还有些乱,忍不住关心问道。
      「啊!」还在裙内乱摸的欣恬被他吓一大跳、急忙把手缩回来,回神见那男同事站在隔板前,虽然这样看不到她在桌下的动作,不过已够她困窘和心虚了!
      「没什么啊……我没事!……」欣恬故作镇定的微笑回答,不过一颗芳心怦怦的乱撞,脸色显得十分不自然。
      「真的没事吗?我看你不太对劲,一点血色都没有。身体一定很不舒服,我那里有胃药和感冒药,或是你要什么药,我也可以帮你去买,哪里不舒服?告诉我……」那男同事还不知他现在有多讨人厌,一直不死心的追问下去。
      欣恬真想不客气的请他离开、好让自己能清清静静抵抗生理煎熬,但理智还是让她强忍下来。其实公司的男同事都把她当公主看待?因此见佳人有恙,当然不会放过讨好的机会。
      「我真的没事!只是没睡好有点累,让我安静休息一下就好了。」她挤出感激的笑容宛谢那位男同事。
      「是哦……那你要好好休息……」男同事被她惹人怜爱的样子给迷住了,一时还呆呆的站在原地,心想着:(天啊……她对我笑的样子……好迷人……)
      欣恬被他看的更烦乱,又见他没离开的意思,忍不住说得更直接:「那……你能不能先去忙你的事?我想安静休息一下……」
      「哦!当然!当然!……如果有问题要帮忙,随时找我没关係,你Call我分机我就过来……」那男的还喋喋不休的说着。
      欣恬虚弱而不耐的闭上眼点头敷衍,只想让这烦人的家伙赶快离开,好不容易他终于转身要走了,挂在椅背上的包包却好死不死在这时候掉下去。
      「我帮你!」那男同事见有机会献慇勤,也不等欣恬允许,就冲进她座位后面要帮她拾起。
      「不!不用!」心虚的欣恬一阵慌乱,竟忘了自身处境,转过身站起来想抢先他一步,结果缠绕全身的细钢丝一阵紧缩,当下只感下体和乳房被捆得又胀又麻,接着就听到「啵」一声轻响,有颗小东西从她胸前喷出去打在男同事身上,原来竟是衬衫的第三颗钮扣也弹掉了,雪一般白的诱人胸脯从敞开的衣襟口暴挤出来!
      「啊……」发觉自己春光外洩的欣恬羞急的抓住衣服护胸,就这么电光火石的一瞬间,还是被那幸运的男人给看到了。
      「你……」男同事眼珠子简直快掉出来,紧盯着那两颗令人窒息的小凸粒。
      「看够了吗?满意了吧……」欣恬忍辱坐下、转过身紧靠着桌边,羞恨而懊恼的说道。
      「是……是……不!我是说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要看……我只想帮你捡……」那老实的男同事虽然一颗心快跳出嘴,但他一向对欣恬的美又仰慕又敬怕,因此口忙手乱的想解释。
      「你走啊……求求你……」欣恬压低声音、快哭出来的哀求。
      「好……我走……我走……对不起……」男同事这才踉跄的逃离了尴尬的现场。
      ※※※※※
      好不容易捱到离下班剩不到一个钟头,同办公室里的人也走得差不多了,都是外出谈业务不会再进来,欣恬原以为可以稍微放鬆,肚子却不争气的痛起来,不得已只好拨分机给小范。
      「可以帮我解开了吗?我……我想上洗手间。」上厕所都要哀求这些变态的男同事帮忙,她真感到自己为什么还要活着?
      「上厕所就去啊!你这样不能尿吗?」电话那头传来小范特意压低声音的回覆。
      「可是……我要上的是……大号……这样要我怎么上?」欣恬忍着快昏厥的羞耻,连这种事都要明白的告诉小范。
      「哦!那等我一下,我正在忙,忙完了再通知你。」
      「可是……我很急……」欣恬还没说完,小范就挂了电话,她只好抓着阵阵翻绞的肚子等待小范回音,度秒如年的五分钟过后,分机终于响了。
      「喂……」欣恬的声音显得十分虚弱无力。
      「等一下到走廊最尽头的厕所,我们在那里等你。」
      「你们?!……我只要你帮我弄开这件烂东西,为什么还有别人?」她难抑羞愤的低声抗议!
      「去不去随你,不然你就自己想办法大吧!」小范残忍的说。
      「到底……还有谁……」欣恬颤声问道,肚子绞痛的週期愈来愈密集,额头直沁冷汗,在这种状态下根本没办法逞强,撑久了只怕会出当众出糗。
      「不就是今早还和你睡一起的其他两个嘛!还会有谁?我可不想把你送给太多人糟蹋,你到底去不去?不去我要忙自己的事了!再见!」小范好像要挂断电话,这招果然把欣恬吓到了。
      「别这样!……我……去就是了……」她的声音简直快哭出来,听在小范耳里却比什么都诱人。
      「快点哦!我很忙的!」
      欣恬远远看到小范放回话筒,起身朝外走去,她赶忙假装要到别单位办事,拿着个大公文封抱在胸前,挡住那片外露的春光,快步跟着他后面走……
      ※※※※※
      「不!不是这样!!呜……你骗人……我不是要这样……放开我……求求你们……」在走廊尽头的厕所内,迴荡着低糜的哭声,那声声令人心碎动容的娇泣乞求,听得出正面临着十分痛苦的折辱。
      在这间由内反锁住的厕所里,欣恬就像被爸爸捧着把屎尿的女娃,一丝不挂的被启辉端在洗手台前,显然他们是要她直接拉在洗手盆里面。在欣恬面前是一片大明镜,因此连自己的肛门和肉屄都看得一清二楚。
      「乖乖拉出来,才可以下班啊!你不想下班回家找DAVID吗?」
      「是啊!你肚子不是很痛吗?我们都是为你才放下工作来的……」
      ……
      一人一边扭住她纤细胳臂不让她挣扎的小范和俊堂轮流引诱着她。
      「不……你们别这样……」但她说什么也不肯这么贱,可怜兮兮的迷人脸蛋爬满了泪水。这些男人不但要她这样排泄,甚至连说要帮她解下钢丝衣都是骗她的,柔腴的身体仍像叉烧肉般被银线圈捆分割,下体陷成两半,已快失守的菊花洞在钢丝压迫下缩鼓、格外显得困窘。
      「好了啦!别逞强了!不就是大便嘛!让我们看看又不会怎样?!来!我帮你……」小范一张大手恶虐的压揉她汗黏的肚子。
      「啊!不要压……不要……啊……」欣恬在启辉怀里激烈挺动,从趾尖到小腿的肌肉都绷得紧紧的,俊堂也插一手帮忙揉她被绑得涨鼓鼓的奶子。在这种酷刑下欣恬那还忍得住?只听「噗……」一声破响,黄花花的粪条像烟火开花般从下面的小洞喷洒出来!
      「大了!大了!」俊堂兴奋叫着。
      由于肛门口被钢丝通过,因此稀稀的粪便出来时喷得格外激烈。
      「嗯……啊!……」欣恬揪紧眉头、一脸辛苦的想忍住,无奈肚子里的大便就是不听话,一股一股的争相涌出,没多久洗手盆里已装大半缸,镜子上也斑斑点点,她两片雪白的腿壁及股间更是一蹋糊涂,连细松的耻毛都沾到黄色水珠,一沱沱粪浆从悬在腿间的小锁上不停滴下来。
      「真过瘾!大完了没?」小范淫笑着帮她拨开黏在脸上的湿发问道。
      「太过份……太……过份了……」欣恬哀羞欲绝不住啜泣。桃肉般红透的嫩屄随着身体抽咽而泛出水汁,要不是那里全是大便,恐怕早已被这些男人轮翻上去咬到过瘾才肯放过她,只不过接下而来的凌辱比这样还惨。
      「好了!现在该是清洁的工作了!生理卫生很重要的。」小范鬆开了她的胳臂,弯下身去抱起他们带来的小杜宾狗。
      「记得它吗?昨天还搞过你呢!嘿嘿……今天就让它为你清洁屁眼吧!」
      「不!我不要!你们是变态!救我……DAVID……」欣恬惊羞难抑的哭喊起来。
      「安静点!你是怕公司的人不知道是吗?如果你想找你老公救你,我倒是可以帮你忙!现在就去找他过来看……」小范怒声恐喝道!
      「不……不要找他……」欣恬闻言果然流着泪安静下来,看她这样子已完全认命了,小范把狗抱到她被捧开的两腿间,她只是微微把脸转开不愿看、却也没再抵抗。
      狗儿果然有吃屎的嗜好,只见它冰湿的鼻头在黏满粪渣的股缝上闻了几下,就吐出鲜红的舌头一口一口的舔起来,「哼……嗯……」欣恬忍着痒不住扭动娇岖。
      「很舒服是吧?告诉我们什么感觉?」俊堂手指故意挑拨她艳红如豆粒般的小乳头问道。
      「不……不舒服……」欣恬倔强的回答,其实黏烫的狗舌已快令她失控。好不容易原本黄糊糊的臀沟都被舔乾净,红扑扑的耻洞却已泛流成灾,整片下体都是蜜汁和狗唾液。
      「好过瘾!真精彩……」
      在男人变态欢呼中,欣恬早已不觉得自己还是人了。
      其实用狗帮她清洁屁股只是为了找乐子,小范他们最后还是用肥皂和清水帮她彻底洗了一次,阴道里外也用妇洁消毒过,这间厕所位处大楼的偏僻位置,因此几乎不会有人来,他们才敢大胆将门锁住作这些事。
      可怜的欣恬被折腾到下班,还得沖掉满洗手台和地板上自己的粪便,他们才为她解开钢丝衣,将胸衣和亵裤还她,让她可以恢复正常穿着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