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 | 点这里察看备用访问地址 | 记得记下我们的地址发布页,以免找不到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天地之间 第六十八章 金莲再世 更多>>
 

    天地之间 第六十八章 金莲再世

    时间:2018-09-16 吃过了早饭,我们一起再次来到滑雪场,这里比昨天更热闹。昨天的那两个男的看见胡莉和月琴一进来就热情地走过来打招呼,但看见我站在身边,似乎有些顾忌嘴里收敛了许多。由于有了一定的滑雪经验,我们这次四个一起只叫了两名女教练。
      胡莉对着两个男教练带着歉意地笑了笑,月琴却板着面孔,可能是当着我的面装圣洁吧。她原来在飞龙就以冷艳出名,挺有装正神的基础,这么一看和昨天的放浪中略带风骚有着天壤之别。那个昨天陪月琴的岁数稍微小一点的还想说两句,却被大的给拉住了,两人老老实实地退了回去。
      蓝天下的冰雪世界显得格外洁白透亮,在阳光下发出刺眼的光芒。我们先来到训练道,戴上墨镜,开始重新体验着滑雪的速度和快感。胡莉和月琴昨天练习的时间长,教练教得也仔细认真,几乎是当自己的女朋友在教那还有什么不尽心的呢。一上雪道,就很自如地滑了起来,动作虽然略显单调,但行云流水一样舒展自如,从山坡上飞驰而下,两位大美女秀丽的身姿,带着与生俱来的轻盈和快感,别提多美了。
      我和谢娟就差了许多,缩手缩脚地,动作也不很协调,经常是走一路跌一路,磕磕碰碰地。不过,有厚厚的积雪垫底,摔得一点也不疼,反而与雪多了几分亲近。在这样的冰雪世界里,总是很容易融入自然,找到一份属于自己的快乐。
      滑了快一个小时后,两个漂亮老婆就拉着她们的教练换到正式的低速道去了,那里地形複杂,对滑雪技术的要求也要高了许多。只剩下娟儿这个秀丽的小妾陪着我慢慢练习着,熟悉着雪地滑行的那种平衡感和愉悦。
      快到中午的时候,我们也终于进入了状态,几乎没再摔了,教练也带得粗放起来。冰天雪地里御风滑行,浑身都热乎乎地,真还有些味道。
      中午回到酒店用餐的时候,那个小女孩导游站在饭桌中间说,由于下午两点半就要出发到约六~公里远的龙脉温泉度假村去住宿,可能路上要走两三个小时,中午吃饭以后想休息的就在酒店休息,想滑雪的可以直接去。胡莉和月琴正滑在兴头上,一听这样就嚷嚷着吃了饭还要去,我问娟儿她怎么样,她撩撩额头飘散的髮丝,秀美的脸蛋看起来让我有点怦然心动,笑着对我说,「我随你吧。」
      由于对滑雪的兴致没有两个漂亮老婆那么浓厚,我可能天生就对运动不太感冒,只有一项运动是情有独衷,那就是床上运动了。
      带着谢娟回到我们住的房间,我先坐在靠里的床上打坐,娟儿脱光了躺在外侧的床上休息。瑛侠教的功夫的确是养身固本的,运行了三遍以后顿时觉得浊气下排、清气上浮,神清气爽很是振作了起来,连下面的那话儿也焕发了神采。
      我脱了衣服钻进艳妾暖好的被窝里,搂着一丝不挂的清秀婉约的娟儿亲着她清香的小嘴、品着红嫩的舌头,玩弄揉摸着细腻爽滑的一对奶子,还不时掏掏她稀疏阴毛遮掩着的清新粉胯,弄得她欲情高涨、春水长流,然后美美地将她反搂着日了一遍,上面亲着中间摸着下面弄着,听着娟儿温柔撩情的呻吟,享受着她紧暖阴道的无限呵护,没弄多久,就在她温润的情怀中丧失了自我……。
      坐着缆车下山的时候,由于客人不多,我们四个就佔了一个缆车。望着窗外的冰雪琼瑶世界,再看看身边宛若天仙的绝色丽人,我心中多少有些激荡感怀,人生的所谓幸福,其实很多是维繫在身边的知心爱人身上,和天仙在一起的时候,即使处在一个烦琐的世界里,仍然让我感觉到超脱和痛快,有种凌空飞度、羽化登仙的幻觉,而这些感觉,的确是耐人寻味的。
      想到这里,我有些动情地对身边的天仙小老婆倾诉着,「胡莉,说真的,和你在一起有种很特别的感觉。」「那是种什么感觉呢?」她转过脸来笑着看我犯傻说癡,「轻鬆,真的很轻鬆很愉快。」「你忘了我才教训过你的,是不是觉得我挺严厉的,像个老师一样?」「那算什么教训啊,简直就是沐浴心灵的春风化雨啊。」我深情地说着,「雯丽也很爱我,但和她在一起我觉得有些累,而你不一样,每次都让我有恰到好处、温馨动情的感觉。」
      我拉起了她的手望着她妩媚俏雅的大眼睛说,「真的,我觉得和你在一起的时候,不管身在何处都是天堂的感觉了。」胡莉听我冒着傻话笑了笑没说什么。
      身边的谢娟却说了出来,「胡莉姐,成天在城市里活着真累啊,小孩一样的纯情与天真都渐渐离我而去,每天都机械地应酬、恭维、掩饰、矫情,大家都显得很热闹,但其实却觉得很孤独。」月琴插了进来,「胡莉姐,我真谢谢你安排的这次旅游,能坐上飞机、能在天地之间尽情地滑雪撒野,想笑就笑想闹就闹,我真觉得好像变回小孩一样天真和高兴啊。」
      胡莉听到这里,脸上洋溢着快乐和幸福,「大家玩高兴了就好。白秋你这个冤家虽然是我们的头,但有时不太懂事。不过就不多批评他了,人大面大的。还有两天时间,今天泡温泉,明天看冰灯,大家好好玩吧。」
      月琴有些撒娇地看着胡莉说,「二姐,我真想就这么玩着不回去了,实在太有意思了,长这么大就这几天最有趣。你答应我们吧,今后我们就跟着你,免得老被白秋这个死赖皮欺负。」谢娟也表着忠心,「胡莉姐,我也要跟着你,笑的时候都要多一些。」我有些吃味起来,「难得爷疼了那么久,胡莉才来两天,你们两个良心就让狗叼走了,魂也被勾跑了。胡莉你更不是人了!」
      听到我直楞楞这句,三女都有些诧异地看着我,我带着捉弄的微笑慢慢说,「你真是个仙女变的吧!」三女一下笑了起来,我也慢慢在笑容中融入了欢快和谐的氛围之中。
      去泡温泉的路上导游介绍说,龙脉温泉度假村为三星级旅游涉外宾馆,总佔地廿八~亩,景色宜人,空气清新,地热资源丰富。交通也很便利,度假村内山峦起伏,空气清新,环境幽雅,建筑别緻,温泉更是久负胜名。度假村的温泉是真正的矿温泉,有很重的硫磺味道,对皮肤病、风湿痛、关节炎等疾病具有辅助治疗作用,同时能有效促进人体内分泌和新陈代谢,增强免疫力。而且水温适中(卅八度到四~度之间),有「天下第一美泉」的赞喻。
      度假村里有亚洲最大的室内温泉娱乐宫,里面有热带雨林风情,还有多项惊险刺激的特色温泉水上娱乐项目。另外隐藏于翠绿竹林之中的温泉汤池廿余个,不仅各具特色,更能独享欢乐的私密空间。
      「你们愿意泡大的还是小的?」我问起身边的三女起来,月琴很兴奋直率地说,「我从来没泡过温泉,机会这么难得,两个都想试一下。」「谢娟呢?」娟儿看见我问她,想了想低声说,「我听你们的。」胡莉看着我一脸狡黠的微笑,「白秋,我看你是喜欢小的吧,还可以享受私密空间呢。」
      「什么叫私密空间啊?」我装不懂笑着问身边甜蜜蜜看着我的胡莉,「白秋你别想歪了,要欺负我们也要找对时间和地方。」胡莉在我的身边郑重地来了这么一句,让我背上生起一股寒意,脸上的笑容也僵在了那里,显得有些尴尬……。
      一到温泉度假村,月琴和谢娟乾脆把旅行箱放在我们的房间里。看看时间才四点半,月琴首先按捺不住激动的心情,拉着娟儿就换上了这次旅行前一起买的时尚泳衣。这是一种名为「轻纱漫舞」的透视露背薄沙裙式时尚泳衣,今年的最新款,採用了高弹力面料,后背是V型设计,内有胸衬和三角裤,外面则採用了大胆时尚的不规则薄纱设计,若隐若显的美丽更具有女性魅力,穿在身上舒适贴身,呈现出妙曼的诱人曲线。
      月琴是黑色,谢娟是紫色,由于款式一致,加上两女本来就长得美丽动人、身材出众,这么站在一起,加上这连身设计,舒适贴身的高档薄纱面料泳衣,内置定型罩杯,薄纱半透视效果,更显得性感迷人。犹如感性的生灵,焕发出令人沉醉的美丽。
      我品着这对璧人,笑着说,「胡莉我的心肝儿,你也别让月琴和娟儿太出风头,你也穿出来让爷评评,看谁是花魁。」亲亲小老婆撇了个鬼脸,磨蹭了一下还是当着我的面脱光了衣服换上了一套时髦动人的时尚泳装。
      我一看,这是一套名为「蛇蝎美女」的缠绕泳衣,色彩是土黄中带点黑斑的蛇纹,在性感中突出一点野性的味道。同样採用高弹力面料,连体式设计,内有胸衬以更好的保护胸部,前面是独特的褶皱,后背则为全空,仅仅用交叉繫带遮掩着光洁美丽的背部,更加展现出胡莉高贵而迷人的风采,时髦靓丽不逞多让。
      三女穿着高跟鞋齐刷刷往我面前一站,个个容貌娇艳、身材高挑、长腿诱人,真是绝色佳人啊!但怎么看,胡莉的个子最高也最漂亮,而且全身透出一种妖冶的勾魂气息,简直就是个现代版的潘金莲。
      我笑着说,「你们三个也真绝了,胡莉活脱脱就是潘金莲再世,那股狐媚和妖艳可能也只有传说中的潘金莲可以比了。不过你比潘金莲命好。」「为什么呢?」胡莉笑着问我,没有在意我的放肆和捉弄。
      「潘金莲可比你曲折多了,当年在张大户家里当丫鬟,」说到这里我突然想起了张有福,但想归想,接着没停口,「后来嫁给武大郎,又和武二郎不清不楚地,最后才遇上清河县第一帅哥~~西门庆啊。你看看,前后多少磨难,不像你才出虎穴就入狼窝,一步就到了咱的怀里,哪有那么多的麻烦。」
      月琴笑着说,「二姐是潘金莲,白秋你就是那西门大官人。」我一听更来劲了,「胡莉跑不掉,你们两个也是现成的书里写着的。」说实话,正经书除了当年研究龙丸的以外没看过两本,这盗版全本《金瓶梅》那简直都要翻烂了,这西门庆可是我的偶像和楷模啊!如果他老人家生在现代,一定要推杯换盏交个朋友。不过好在西门庆虽然不在,还有潘金莲在嘛。
      胡莉笑着问,「西门大老爷,你才编排了奴家潘金莲,我倒想见识一下谢娟和月琴的前世今生啊。」我胸有成竹地说,「谢娟伺候你这个潘金莲,当然就是春梅了,你看看,笑笑生老大多会写,春梅伺候你,春花伺候月琴,妻就是妻,妾就是妾,再没有一点错的。」
      「那月琴是谁呢?」三女的目光都看着我,很想知道答案的样子。「月琴排老三,在书里给我西门庆排老三的,」我顿了顿,现成一个关子,「就是孟玉楼嘛,脸上几点微麻,长腿俏丽,风情动人,天生就是月琴的写照嘛。」
      「死白秋,你这个冤家,真有你的。」胡莉一下笑弯了腰,「二姐,这孟玉楼到底是怎么样一个人啊?」「别问那么多,俏寡妇懂风月,是西门庆的三老婆。」胡莉含着笑意指点着,我看这「潘金莲」笑得百媚俱生、妖娆动人,心里也特高兴,「胡莉你这狐狸精给我听着,这雯丽还用我给你讲吗?」「雯丽姐是当家的,当然就是吴月娘了,地球人都知道的。不过,白秋,你觉得西门的老婆里,哪个最漂亮?」
      「真要论起来,你这个潘金莲最漂亮,然后应该是李瓶儿、月琴的孟玉楼和谢娟的春梅。当然说风骚还有王六儿,论温顺要算如意儿,谈气质林太太当然要算上,粉头里郑爱月儿不错,这都是爷心里喜欢的,不过和前面几个就不是一个档次了呢。」我想了想说,「那么谁是李瓶儿呢?」胡莉问我,我想了半天说,「现在还没有,不过以后也许会有的,我西门庆曾经是艳福齐天,现在是佳丽满怀,还愁少一个李瓶儿吗?你们都到了,她自己嘛,当然会来的。」
      看我说得煞有介事的,胡莉收住了笑声,默默看着我,再没有一句话。我也没有想到,自己的一句戏言,冥冥中自有天意,后来这李瓶儿似乎还真来了。
      我让月琴和谢娟两个先披上浴袍出去,月琴笑着说,「西门大官人,有潘金莲姐姐陪着你,够意思了吧。我们到那个最大的室内温泉娱乐宫去长长见识,要是开饭了的话叫我们一下哦。」
      「叫你,想得美,等着饿死吧。」我两把将她们推了出去,随手关好了门。
      屋里,只剩下了我和最漂亮的潘金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