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 | 点这里察看备用访问地址 | 记得记下我们的地址发布页,以免找不到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在公园和妈妈打野炮 更多>>
 

    在公园和妈妈打野炮

    时间:2018-05-17 我陪妈妈在公园里游玩,我轻轻的挽着她的手在幽静的小路上走着,看见前面在两棵树之间架着的一个秋千,妈妈就坐在那儿蕩秋千。粉红色的长裙随风飘动,我就站在妈妈的旁边,看她在那儿蕩来蕩去,虽然妈妈已经四十岁了,但是保养得好,看起来还很漂亮,高高的个子,丰满的胸,细细地腰,那张总是带了笑容的脸蛋,那时我全心全意地认为妈妈是天下最美丽的女人,所以我喜欢和妈妈在一起,而妈妈也理解我的心情。
    风儿突然大了一些,就将妈妈的长裙吹起来,很容易地蒙在了她的头上,四周没有别人,只是我除外,我听到了妈妈的叫声,羞羞地,又带了一丝的惊慌,我很快就知道了原因,因为我看到了,我看到了妈妈的裙子里居然什么都没有穿,白白的大腿,平平的小腹,还有那神秘的地带,有些黑乎乎的的草儿在那里茁壮地成长,一条嫩红的小缝若隐若现,我的心却却澎澎地跳得厉害。
    我沖上去从后面抱住妈妈纤细的腰肢,大胆地用手握住妈妈丰满挺拔的乳房,并且搓揉起来,同时下体肿胀的阳具放肆的顶着妈妈浑圆的屁股。「你是不是又想把你那根又粗又长的大鸡巴插进你淫蕩的妈妈骚屄里,然后粗卤的乾她呢?」
    妈妈淫蕩地扭动了几下屁股,用丰满的臀部摩擦着我的肉棒,感觉到我火热的阳具膨胀到极点。我双手用力揉搓着妈妈丰满的双乳说道:「谁叫你都穿得这么性感,每次看到妈的身体,鸡巴就硬了起来!」
    我激动的把右手慢慢地往妈妈的肚子摸下去,滑过下腹部,隔着裙摩搓妈妈的阴部,边抚摸边把长裙往腰部捲,那间,妈妈的整个毛茸茸的阴部,都落在我的手掌之中。我摩搓了一下妈妈湿漉漉的阴毛说:「好淫贱的妈咪唷,连内裤都不穿。」
    说着手指揉搓妈妈潮湿温暖的阴唇道:「是不是早就等着让亲儿子乾啊?」
    [乖儿子,妈妈就是想着你,想你的大鸡吧乾妈妈的小穴……]我顺手从包里拿出一根火腿肠,又醮了一些油。我先蹲下身去,把妈妈的裙子掀起来,在手上倒了些油,在妈妈的屁股上揉磨起来。妈妈一边扭着肥臀,一边对我笑道:“儿子,你怎么对妈妈的屁眼感兴趣了。”
    我将火腿肠上又抹了些润滑油,对妈妈说:“妈妈,你先别动,儿子给你吃火腿肠。妈妈笑道:“儿子,你坏死了,你的大鸡巴操得我就够呛了,还想弄妈妈的屁眼。”
    [妈妈,你就将就点吧,让你的乖儿子试一下吧]我将火腿肠捅在妈妈的屁眼上,对妈妈笑道:“妈妈,你使点劲,把屁眼张开点。”
    妈妈的两腿叉得更开,屁眼微微张开,我便将火腿肠左转右转,慢慢地插进妈妈的屁眼里。妈妈嘴里哼唧道:“哎哟,儿子……轻点……..,妈妈的屁眼要涨开了……”
    我可不管妈妈哼唧,继续将火腿肠往她的屁眼里捅,边捅边问,“妈妈,怎么样,爽吗?”
    [我要把这一根火腿肠全捅进妈妈的屁眼里去。]妈妈急忙哼道:“别别,儿子,别捅那么多,我现在很痛了……..]我却把火腿肠在妈妈的屁眼里来回抽插起来。两下一使劲,妈妈就兴奋起来,嘴里的呻吟声也大了起来:“哎哟,啊……我的……我的小屁眼…………..,舒服死了。”
    这时我把火腿肠一使劲,整根火腿肠全部插进妈妈的屁眼里,妈妈“嗷”
    了一声,哼道:“儿子,你想把妈妈捅死呀?”
    [来,妈妈,带着火腿肠和我操操穴。]妈妈把腿抬起来,肥白的臀部也翘了起来,我把妈妈推到桌台上,把火腿肠往她的屁]眼里捅了捅,从后面将粗大的鸡巴插进了妈妈的阴道里,前后抽插起来。妈妈被我操得大声哼唧起来:好儿子…….啊……………..我舒服死了,你的大鸡巴真粗……火腿肠也粗,……..太好了。”
    我也不吱声,只是把阴茎在妈妈的阴道里使劲地抽插着。妈妈被我操得穴里流出大量的淫水,使我快速的抽插发出“咕唧咕唧”
    的声音。[啊……..爽………儿子………乾……..我………..啊……….]我气喘地问妈妈:“你说儿子的鸡巴怎么样?”
    妈妈说:“儿子的鸡巴真硬,把妈妈的穴操的火热火热的。你就使劲地乾吧,乾死你妈妈的骚穴。”
    我又抽送了一会,把插在妈妈屁眼里的火腿肠突然拔了出来,妈妈哼道:“儿子,别把火腿肠拔出去,我要火腿肠插在我的屁眼里。”
    我笑道:“别急,妈妈,咱不要火腿肠,儿子给你个大鸡巴。”
    说着把阴茎从妈妈的阴道里拔出来,就势一捅,再插进妈妈的屁眼里。妈妈“哎哟”
    一声道:“儿子,你的大鸡巴比火腿肠粗多了,把妈妈的屁眼撑裂了。”
    [妈妈,你怕了儿子的大鸡吧了吗]“来就来,我才不怕呢!”
    妈妈叫着。妈妈哼唧道:“儿子,你能不能把鸡巴先拔出去,让我做个準备。我笑道:“我好不容易才把大鸡巴捅进你的屁眼里,轻易地不能拔出去。”
    说着妈妈撅起了屁股,我在后面拍着她的小屁股,笑道:“好妈妈,这还差不多。”
    妈妈笑着说:“你坏……..你坏。”
    妈妈趴在桌台上,笑道:“啊……..爽死了………….。乾吧,……..操吧,…….把妈妈操死。……….哎哟,………我要升天了……”
    我边在妈妈的屁眼里抽插边道:“好妈妈,你的小屁眼怎么这么紧?把我的鸡巴夹的真服,我要使劲地在妈妈的屁眼里操,行吗?好妈妈。”
    妈妈呻吟道:“儿子,你就使劲操吧,妈妈的屁眼让你随便乾,……..哎哟,……..舒服死了……”
    [儿子,使劲操……使劲捅吧。………哎哟………….太过了……”
    说着说着,我突然道:“哎哟,妈妈的小屁眼夹死我的大鸡巴了,我有点忍不住了,啊,我要射精了!”
    我搂着妈妈的小腰将阴茎在她的屁眼里发疯似的操了起来。把妈妈操得一耸一耸地低声“嗷嗷”
    地叫着:“哎哟,操死我了……操死我了,哎哟,我的~屁眼里好痒,好麻,啊……哦……我也要洩精了,我升天了……”
    我不顾一切地在妈妈的屁眼里抽送着阴茎,气喘地笑道:“好妈妈,你的屁眼要洩精吗?哎哟,不好,射精了……”
    我浑身一抖,死命地将阴茎在妈妈的屁眼里抽送,边抽送嘴里边“哎呀哎呀”
    地哼着,我的鸡巴一硬,一股一股的热流射进妈妈的屁眼深处。妈妈被我的一阵发疯似的抽送,操得也觉高潮来临,“嗷嗷”
    地叫起来:“我…我…我也不行了,好儿子………妈妈我就要洩精了,哦哦……来了……来了,啊……完了……”
    说着,把屁股向后没命地顶了起来,边顶边穴口一开,阴精狂洩而出。爸爸在外面做了一笔生意后,觉得好就不回来了,所以抽了个时间回家。回来了我也只好把妈妈床上本来就属于他的位置让还了给他。结婚之后几年,爸爸就开始外出做生意,迄今多年了。夜阑人静,妈妈的乌黑的秀发,丰满的身躯之上披着一件薄的几乎是透明的睡衣。在昏昏的灯光之下,很容易的瞧见在那薄衫下挺立的胸部。巍巍的一双白玉般的乳房,随着她的身影幻出的波影,挺立而一点也不显得下垂的乳尖更是引人遐思。在妈妈睡衣下摆中,隐隐透露出的胯下深处更是禁忌游戏的深渊。鼓出的阴部是完全熟透了的蜜桃。可爱的小阴唇,黑色的体毛舒坦的附满在她的女性圣域,全透明的丝质性感内裤逐渐消失在她的鼠溪深处,这种淫靡的景色绝对能立即激起任何一个男人的情欲。妈妈走到床前眼睛直视着爸爸身上的短裤,她看到了那长长的阳具已经勃起。「还记得我们上一次是什么时候嘛?」
    爸爸问妈妈。「嗯..好久了,你都好久才回来一次….」
    她羞赧却又怨的说着。妈妈伸手慢慢的把爸爸巨大的阳具从睡袍中端出来,而爸爸把眼光描向妈妈双腿深处,想从那透明的内裤中得到更多的欲望。「你知道吗?你是哪么的秀色可餐?我要你!我要跟你做爱!」
    怀着期待的心,妈妈却已经开始抚摸那巨大的阳具。爸爸把妈妈拥进怀里,妈妈把那湿热的阴部触向他的勃起,两人都因此而发出嘘喘声。「我等不及了!」
    爸爸握住妈妈的美丽乳房,透过睡袍开始抚摸她,妈妈的乳头很快就有了反应,慢慢的凸立起来。爸爸拉起妈妈,然后脱下她上身的衣物,他轻轻的拉起妈妈铅笔般大小的乳头,直到那可爱的紫葡萄因刺激而挺立起来。然后他解除了妈妈的下半身,把它们都褪到床下。爸爸的手指轻轻的滑过妈妈的肌肤直到她那稍稍开启的门户,跟随而来的是由妈妈喉中倾出的呻吟声。妈妈的洞穴是紧紧的,但也已经是热呼呼而淫液横流了。很快的,他可以伸入三根手指,为待会将发生的美妙情事做準备。爸爸的阳具已经是硬梆梆了,由龟头的前端流出数滴精液来,流到了妈妈的手上。妈妈加快了爱抚的动作。「躺下来!我会让你知道我怎样服侍我心爱的男人!」
    妈妈屈跪在他胯部的上方,用她温热而湿滑的臀部上下的抚慰爸爸的大阳具。当妈妈感到从阳具所发出来的热度更强时,她移开了她的美臀,把脸靠在爸爸的阳具上。当妈妈的细舌舔触到阴茎时,他不禁的发出了喘息声。妈妈很仔细的舔遍了爸爸的阳具,然后把他的龟头吞进她小小的嘴里。妈妈显然知道要如何来吸舔男人的性器。真的!偶尔她还会把爸爸的大阳具整根吞下,受到压迫的小嘴形成更有感觉的小穴。爸爸很想看看妈妈那性感的小嘴含着自己大号阳具的姿态。他尽全力将舌头深入妈妈的花穴,她的蜜汁是那么的甜美。爸爸一直品□着妈妈可爱的小穴,喝吮着她蜜穴里所流出来的汁液,一直到她的淫水泊泊流出。他再也不能承受这样的兴奋了,爸爸的阴茎在也无法忍受法妈妈的嘴所带来的刺激。「快给我,我喜欢你跟我!嗯..嗯..这个角度实在是太好了!」
    他伸出双手扶着妈妈的腰,形成一个较好的狗交的姿势。而妈妈也挺起她圆滑白褶的屁股作为回应。当爸爸觉得龟头已经到了妈妈阴户的穴口时,稍稍的向后弯了弯身子,就轻轻的向前推进。妈妈的阴道非常的紧,幸好刚才长时间的前戏高潮已经使得她的阴道充满淫液,得以让爸爸的阳具进入。「喔..天啊..喔...喔.....」
    「喔....乾我!...操我!....」
    想不到贵夫人模样的妈妈,在床上就象是蕩夫人了。「这感觉真是舒服!天啊……..用力的…..乾我吧!」
    爸爸不再浪费时间,开始插乾妈妈的嫩穴了。当妈妈高潮来临时,就好像是大爆炸一般。的整个身体不停的摇摆,阴道里更是强烈的收缩。好久好久,妈妈才平静下来。他们在一个深深的热吻时紧紧的抱着。他们的舌头探刺了彼此口中的每一部份,而他们的手则不断的在彼此的身上探索着,犹如瞎子摸象般的寻找彼此身上的每一个点。慢慢的,爸爸的手指深入了她那深邃的隧道。在妈妈急促的喘息中,爸爸压在她的身上,就好像是既定般的开始再一次的进入她最美的阴户。爸爸的阳具在妈妈的花房外围不停来来回回的摩擦,禁忌的刺激使俩人更大声的叫喊出彼此的感觉。妈妈的阴道在呼唤着他的进入,爸爸一点点的往更深的隧道前进。而在一会之后,他再度感到阴户紧包着阳具的舒爽。「进来吧!....用力的乾我...」
    妈妈用双脚夹住了他。爸爸巨大的阳具嵌入在妈妈的门户。这样的情景真是淫靡啊!爸爸忍住要进入妈妈体内的沖动,伸出一手去抚摸她的阴核。「喔..喔..天啊!喔..啊...啊...太美了..太舒服了..」
    妈妈的身体剧烈的颤动着,「喔..不要停...用力...我快要洩了...」
    妈妈的阴道好像活了起来一样。包围在阳具外的肌肉不停的收缩颤抖着,甜美的爱之液一波又一波的沖向龟头。爸爸挺了挺身,将阳具向外退出,只留下龟头的前缘还留在阴道里。当妈妈由高潮中回过神来之后,意犹未尽的挺起她的美臀,示意要更深入。强烈期待的心情,让爸爸毫不犹豫的再度挺进。缓缓的深入,龟头的尖端又再一次的触到她的子宫了。妈妈的阴道是那么的湿热温滑。「乾我!」
    妈妈叫了出来。在妈妈的话还没说出口之前,爸爸就已经开始了最原始的沖动了。但这一声喊叫,却使得彼此更为兴奋,两人因此更是尽情的放纵自己。啊!这真是一个最美妙的世界啊!他慢慢的推动着阴茎在妈妈的阴道里进进出出,每一下都是深深到底,下下入肉。一直到妈妈再度高潮,射出她的阴精之后,爸爸抽出了阳具,伸出舌头,仔细的舔吻着妈妈的阴唇。妈妈的阴部是那样的美丽,他一边舔□由那凌乱的裂缝里流出来地蜜汁,一边欣赏还因充血而膨胀的美丽阴唇,足足花了好几分才总算舔乾净了妈妈的蜜穴。之后爸爸再度的进入妈妈的身体,继续的享受这美好的抽动。他不停的在妈妈的身上抽插着,细听由妈妈口中溢出的淫声燕语。,终于,爸爸的高潮来了,他不停的耸动着下半身,更剧烈的进出。在这一晚里,他射了又射,不停的射向妈妈的小穴,只见妈妈不停的在他的阳具上耸动着,红红的脸上露出满足的表情。